新闻中心

破了的衣服

时间:2019-06-12 21:43:05

破了的衣服

洗衣服时,忽然看到,那件陪我东奔西走的T恤,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几个小洞。

不由得有些怅然——这件衣服,已经陪了我十几年,陪我走过了国内外许多地方,陪我度过了许多孤独与寂寞,陪我经历了许多痛苦与快乐。

它与我在一起那么久,仿佛已经不只是一件衣服,仿佛已经成了我的朋友,仿佛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。

在它身上,我仿佛能看到自己的影子,仿佛能看到穿着它的自己,仿佛能看到自己穿着它时度过的那些时光。

我已经习惯了穿着它的自己,如今它坏了,也就意味着,我就要告别那样的自己了。

或者说,我早该与它告别了,只是我自己不愿意承认。

或者说,我早已经与它告别了,只是我自己不知道。

韶华已逝,不可复追。

我是个不喜欢告别的人,常常别样的贪恋着相聚的时光,然而,贪恋并不能留住什么,并不能使时光驻足,再不愿意,我们也终于还是要与朋友告别、与亲人告别、与依恋告别、与我们曾经难舍难分的一切告别。

感情终终究敌不过规律,努力也终究抵不过无奈。

买衣服时的情形,我还记得。

同式样的有几种,一眼就看中了一件淡蓝色条纹。我是难得看上一件衣服的人,可惜的是,挂在那里那么好看那么脱俗的衣服,穿到我身上立刻变的不伦不类,怎么看都不是味儿。我不死心,试了又试,终于还是承认了现实——这世界上好东西很多,却常常不适合你,不管有多好,如果不适合你,再好的也不算好。而我们,却常常想拥有所有的好东西,或者说,常常想拥有一些本来不适合我们的东西。不拥有,不满足,拥有了,未必舒服,结果是,既委屈了东西,也折腾了自己,两败俱伤。

后来,就随便试了试其他的T恤,本来没有抱什么希望,却发现一件挂在那里并不起眼的,穿在我身上倒蛮合适,于是就买了下来——就是刚刚坏的这件,一直穿到了现在。

或许,我就适合穿那些不起眼的衣服,做一个不起眼的人吧。

那件衣服,淡淡的土黄色条纹,杂在淡淡的银灰色里,朴素简单,平淡无华,若是杂在其他衣服里,毫不起眼,人穿上它,也是毫不起眼。“万人如海一身藏”,这样的衣服,是适合喜欢“泯然众人矣”的人,也适合在人群中能怡然自处的人的。

那种颜色,仿佛荒漠,又仿佛大地,仿佛荒凉到寸草不生的荒漠,又仿佛肥沃到含蕴一切的大地。

在简单中隐含变化,在沉默中沉积力量,是我喜欢的风格。

衣服坏的过程,我无知无觉,待到发觉,破坏已经成形,已经无法挽回。

我们对待自己的身心,往往也是如此。

我们往往是被别的什么打扰,忘了照顾自己的身心,忘了怎样才是照顾自己的身心,忘了怎样才能照顾好自己的身心。

于是,我们常常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是身心俱疲,心力交瘁。

回首来时路,却是一脸茫然失措,并不明白,使自己身心疲惫的,未必是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,也未必是万恶的社会,常常只是自己的一点点贪心,一点点痴心,一点点糊涂。

衣服上的破洞,很容易修补,只是我们未必愿意穿出去。身心上的损耗,是不是还能修补,不得而知,只能靠个人的造化了。

每件衣服,似乎都有自己的生命。

它的一生,从配料开始,是孕育的过程,制作,是胚胎的成长,出厂,就是出生了,挂到卖场,那是待字闺中,成交了,就是出嫁。

后来的日子,则是风雨同舟,相依相伴,同甘共苦,不离不弃。

古人云,妻子如衣服,很独到的想法,很中国的思维方式,咋一看,很有歧视女子的意味,仔细一想,却又颇堪玩味。除去意思不合适的那层,却也是对妻子很贴切的形容。

如今,我们可以将它倒过来说:衣服如妻子。只是,它大约比妻子更加贴心放心,只有你舍弃它的时候,没有它舍弃你的时候,除非,是你自己把它毁坏了,或者,到了它的自然生命终结时。

如今,就是它生命终结的时候了。

生老病死,成住坏空,很自然的事。自然规律。

很自然的事,又是自然规律,为什么我还会戚戚然?

衣服如草木般无知无觉,或者说还不如草木,草木还可以有呼吸反应,衣服都不能。

可惜,草木衣服无心,我却有心。

纵然衣服无知,我却并不以这样的单相思为意。

世界上的感情,总归是不公平的。

那么,对衣服多些感觉,总比对人安全些吧。

斟酌了几次,终于还是把它叠好,放进了背包。

就象珍藏一段记忆,埋在心灵的深处,它有它合适待的地方,我该安置好它。

我既然把它带来,也该把它带回去的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电 话:029-88213980

地 址:陕西·西安市高新区光华路1号中国银行二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