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一曲当年动帝王——想起李师师

时间:2019-06-12 16:43:02

一曲当年动帝王想起李师师

旅居千里之外,待午餐于茶花之畔、松荫之下,毛豆郁青,触之则冷而寒,视之方知有冰渍莹然。入口辛辣呛鼻,眼泪欲出蘸料原来是芥末酱油。

忽然就想起来那句话:哥喝的不是酒,是芥末!

莫名的,想起了李师师。

辇毂繁华事可伤,师师垂老过湖湘。

缕衣檀板无颜色,一曲当年动帝王。

这里的茶花仍盛,别处的繁花早已凋零。

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
美人不但见了白头,也失了颜色。

当年含笑而唾的檀郎,早已仓皇辞庙,去了冰天雪地之处枯井底污泥处自然没有段誉的幸运,而是做了别人的俘虏,不知是被折磨而死,还是身心伤痛而死。

人世间的悲苦与惨剧,大约莫过于此。

彻夜西风撼破扉,萧条孤馆一灯微。 家山回首三千里,目断山南无雁飞。

日子想必是极苦的,诗却仍是极好的。

从风流皇帝到阶下囚,从烟柳繁华地到风雪苦寒处,反差不可谓不大,生活诗意虽艰难,境界却依然高妙,不坠青云,端的是大才。

而当年,风流倜傥天之骄子的端王,与风情万种艳绝天下的她,韶华正好,是怎样的相遇与相伴呢?

帝尝于宫中集宫眷等宴坐。韦妃私问曰:何物李家儿,陛下悦之如此?帝曰:无他。但令尔等百人改艳妆,服玄素,令此娃杂处其中,迥然自别,其一种幽姿逸韵,要在色容之外耳。

这段评断,颇得宋玉之风,禅意之妙,都说禅宗到了宋朝已经没落,原来转入此中来。

宋徽宗做皇帝选错了时代,艺术见地与造诣却是冠绝古今,估计只有李后主能与之并肩,可惜两个人的命运也参差仿佛。

他救不了自己与他的李师师,他也救不了自己与他的小周后。

帝王眼中的她如此这般,名士心中如何呢?

远山眉黛长,细柳腰肢袅。妆罢立春风,一笑千金少。

归去凤城时,说与青楼道。遍看颍川花,不似师师好。

遍看世间花,不似师师好。

如今再也不见师师,令人如何是好!

年来今夜见师师。双颊酒红滋。疏帘半卷微灯外,露华上、烟袅凉口。簪髻乱抛,偎人不起,弹泪唱新词。

假期谁料久参差。愁绪暗萦丝。相应妙舞清歌夜,又还对、秋色嗟咨。惟有画楼,当时明月,两处照相思。

当时明月,两处照相思。

千江有水千江月,万处相思万处愁。

今日见人说男人懂得偷情才有情调,才有心力,才是人杰,一叹哂之,若论此事,何人能与敢跟皇帝的相好偷情的周邦彦相提并论?

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。纤手破新橙。锦幄初温,兽烟不断,相对坐调笙。低声问:向谁行宿?城上已三更。马滑霜浓,不如休去,直是少人行。

据说这首词就是他与李师师偷情之时,宋徽宗忽然驾到,情急之下,他就躲进床下的LIVE笔录版。

唉,饶是可怜人,千古之下,依然令人悠然神往啊。

很多人大约不会想到,李师师之名,与禅宗也有关系。

喜读公案的人,想必开始都被师啊师的到底是师父还是徒弟弄糊涂过,如今居然与名妓扯上关系,想必又会糊涂一回了。

汴俗凡男女生,父母爱之,必为舍身佛寺。

一老僧目之曰:此何地,尔亦来耶?

这句话,似乎别有隐情:老兄啊,你知道这是哪里吗?怎么又(也)来啦?

女至是忽啼,僧为摩其顶,啼乃止。

不知道是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,还是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百年身?

其父窃喜曰:是女真佛弟子。

为佛弟子者,俗呼为师,故名之曰师师。

不知某些佛教徒做何感想。

最近接触比较多的一位朋友,总觉得她是尼姑再来,姑且记之。

与所有历史上的绝代芳华一样,李师师后来也不知所踪。

江湖传说当然是有的,但也只能是传说。

有些东西,还是化作传说好。

要不然,清清楚楚的得知本来可以成为传说的小凤仙,解放后做了女佣,总归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。

英雄落难,佳人蒙尘,难免令人唏嘘不已。

谁料想那个循规蹈矩唯唯诺诺的垂老妇人,居然是当年烟视媚行名动天下的巾帼英雄?

即使被周总理巧遇并点名照顾,又如何。

还不如从此相忘烟水里,万人如海一身藏!

可惜,故事不过是故事,现实永远是现实,冷酷而辛辣如芥末里的毛豆。

一曲当年动帝王,辇毂繁华事可伤。

缕衣檀板无颜色,师师垂老过湖湘。

虽说是传说中的绝代佳人,现实中难觅踪迹,还是多事百度了一下,却意外看到了何晴版的李师师。魅丽或有不足,气质却是绝佳。

就做了插图吧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电 话:029-88213980

地 址:陕西·西安市高新区光华路1号中国银行二楼